Psycho 番外

不上升真人
成绩出来了心态崩了 码的乱七八糟
恳请谅解
ooc是我的

1.

陈立农状态恢复得不错。

自从那次与卜凡见面后,陈立农几乎每天都睡不好觉。但至少最近,他的睡眠状态好了不少。
黄明昊一点一点靠近,鼻尖贴在陈立农毛茸茸的发顶,细嗅着只属于他的熟悉的香气,感受着怀中人清浅的呼吸。

黄明昊最为钟爱这个时刻。
天还未彻亮,熹微而轻薄的日光透过纱帘,温和又柔软,隐约可以看到浅色略带粉意的天幕。而他最爱的人在自己怀里睡颜恬静,轮廓在这浅淡的日光勾勒下显得格外温柔。

或许对于卜凡哥他至今仍是带着歉意与不自在,也不可否认卜凡哥要比他更为成熟,但倘若再次回到那个时间节点,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做出那个选择——所以他不后悔,反而更为庆幸。
毕竟这百年,爱人只能陪半途。

黄明昊吻他柔软的发丝,纤长的睫毛,像是对待世间罕见的珍宝,每一个亲吻都足够温柔真切。

陈立农睡得迷迷糊糊的,只感觉时不时便有个湿热的东西贴在自己脸上。

——大概又是黄明昊吧。

他无奈的睁开眼,正巧黄明昊又低头吻过来,他立刻抬手挡住小孩的脸,炙热又万分缠绵的吻堪堪落在他手心。黄明昊便偏过头去蹭他的脸,像是很久之前他一位朋友家里养的金毛,总要做一番亲昵的动作才肯罢休。而他的小孩子心性又极强,一个不遂心意便会低沉很久。

“别弄我了啦……昨天晚上你搞了那么多次……”

陈立农的声音还有点哑,鼻音很重,听起来软得很,又委屈的不行。黄明昊带了点讨好意味凑上前,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他的脸上,语调甜蜜的浓稠,像是裹了一层晶莹的蜜糖。

“我是真的很喜欢哥呀……而且,”他顿了顿,叹息微弱染着失落,“只有在占有哥的时候,我才能真正感受到,你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陈立农不再言语,敛了眉眼。说不出安抚性的话语,只能主动去环住他的腰身,让两个人几乎没有距离,更加贴近。

总归是缺爱的小孩子,没有安全感。幼稚也好黏人也罢,他的出发点,永远都站立在爱他这个事实之上,而他明明心知所有,却一直没能给他确切的回应。
敢看破,却不敢在乎。
他应该去体谅的。
出于愧疚,所以格外包容。

“有的时候啊,我真的觉得你和那部电影里的英佑好像。”
他伸出手捏了捏黄明昊的脸颊,黄明昊露出孩子气地笑,玩闹着作势去咬他的手指。
“你对待感情,像他一样认真到偏执。”陈立农闭上眼靠近他的胸膛,听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可有时候,我会想很多。你说……你爱我。可你到底爱我哪里?如果我改变了,你还会不会继续爱我?又会爱多久?”
“我甚至怀疑过你对我的爱的真实性,它是真的存在吗?你会不会,只是对我的占有欲太过旺盛……”

他的手覆在黄明昊心脏的位置,那样贴近那样用力,仿佛此时此刻它正在他掌心中跳动一样。

“你的心脏,是会为我而跳动的吗?”

陈立农没能直视他的双眼。
黄明昊在面对他的时候,眼底永远是清透纯粹的,却又带着浓烈醇厚的感情,那样真挚干净让总是怀有杂念的他难以面对。
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剩下的一切化为沉重的缄默,和一声几乎微不可查的叹息。

“哥……是因为这个才不肯回应我的吗?”一向作天作地的小霸王这次用了无比认真的口吻,甚至连他说话的尾音都在颤抖着,“我其实没有公司包装的、粉丝眼中那么优秀。我是个普通人,偶尔也会犯错,也会有做不好的事。我说不出好听的话,可能更说不出你愿意听的话,”
“但是你可以相信,爱你,是我这辈子最想要做好的一件事。”

“至少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黄明昊攥紧了陈立农贴近他心脏位置的那只手,嗓音低沉,迷幻至极。他凑到他的耳边,轻声对他说,“而它,是在为你而跳动。”

“为了你,陈立农。”

2.

结束了一天劳累的练习,陈立农只想泡个澡好好睡一觉。
他随手拿起一旁的水瓶,发现下面压着一张字条。
没有署名,但这种还带着些许稚气的字体他一眼便能瞧出出自谁手。

“无论是你望向我时那双明亮的眼,还是不由自主朝我靠拢的双手,亦或是你在与我说话时独有的语调,你的密而长的眼睫,上下翕动的喉结,哪怕是眼角眉梢的一道细纹,我都格外钟意。
林间松风,新雪初霁,四季春秋,苍山泱水,这世间的一切美好,我认为,都不及你。”

陈立农两颊微微发烫。
这哪里是什么说不出好听的话啊……

他轻轻摩挲着小孩一笔一划写下的字,格外认真的将纸条折叠起来,然后极为珍重地,将它放进胸前最靠近心脏的那个口袋里。

这样的未来,好像并不坏。

END.

评论-20 热度-171

评论(20)

热度(171)

©予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