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 番外

不上升真人
emmmmm怎么说呢
码完下篇的时候想让故事完整一点 所以速打了个bff自白
但是因为看起来更绿了【……】所以没放出来
经各位要求把完整的绿帽放出来了【喂
我大概是个后妈
dbq别打我

−3.

自我的双脚踏在加州地土上的那刻起,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的小omega打电话。

但令我意外的是,他好像,并没有很高兴。
而我也足足等了三天才见到他。

我在飞机上的时候完全无法安然入睡,想象了很多种与他见面时的情景。

或许他会在见到我后猛地扑到我怀里,因为他在我面前从来不会勉强自己让自己坚强到好似无懈可击,相较于这样,他更喜欢淘气一番后再向我软软的撒娇。
不过这个泪点不高的小孩也有可能就那样站在原地,揉着泛红的眼,然后慢慢的,一步步地走向我。
那步伐无疑是坚定的。

只是我没能料想到这实际与我所想的相差甚远。

−2.

陈立农是跟着黄明昊一起来的。

起初我也有点懵,在我的印象里黄明昊似乎与他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然而现在,关系变得这样……亲密。

因为从始至终黄明昊的视线一直胶着在他身上。

然后很快我就发现,他们两个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关系好”这种程度了。

如果不出意外,陈立农可能,已经被黄明昊标记了。

我只能说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郁结满腹也无法宣泄。应该说的话,不应该说的话。说出口,又要如何说,忍气吞声,也不像我。

我好像根本没有做错什么,结果莫名其妙的,我的omega就被人拐跑了。而此时此刻拐跑他的那个alpha还在不断的挑衅着我。

我觉得我生气发火都可以算作理所应当了。

可我不能。

面对着这两个未成年小孩,我根本什么过分的事也做不了。

尤其是对于陈立农而言。他曾经,是属于过我的omega。

我也气恼于他没能坚定一点,再坚定一点——但其实我也应该理解他。omega在alpha面前绝对的服从,alpha对于omega的绝对压制。
我相信他也是身不由己。

在和我视线相交后,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似乎颤抖瑟缩了一下。在他纯净的眼底我已经看不到他对我的情意了,也或许还有些许残留,只是减淡到看不出了。
里面盛的,更多的还是自责愧疚。

我并不太想看到这些,将视线挪移开。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着造物主。怎么连喜欢一个人,因为一个标记就可以轻易改换。

我听到他说,对不起,那天我答应你的见面,没能赴约。

我没有说话。

他接着说,其实那天我是想告诉你我……

他看了一眼黄明昊,然后垂下头。

我还是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他再一次向我道歉。

但这会有什么用处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alpha一生中可以标记无数omega,而omega的生活中却只允许一个alpha的存在。

我曾参与过他的过去,但现在我无法再继续,他也不再需要我。

如果陈立农是个普普通通的beta,我甚至还可以争取一下。而现在哪怕我只是稍微靠近他,他都会无比抗拒后退撤离。

我没怎么谈过恋爱,不清楚为何那些伤感爱情电影里的分手告别看起来如此让人心痛。

直到我切身体会过后,才明白心脏那里的钝痛,电影里表现不出万分之一。

可惜一切都已尘埃落定,我与他之间,必定以分道扬镳作为剧终谢幕。

−1.

我回到了坤音。
老岳在听新歌的beat。

他看我一眼,问我,你是不是失恋了。

我说我失你妹的恋。

他动了动耳机,露出右边的耳朵。这么暴躁啊,看来我猜得没错。

我是个藏不住东西的人,感情自然也藏不住。
老岳是第一个发现我们关系非同寻常的人。

他说,我是不是从来没对你说过?其实最开始,我就觉得你们不会走得太长久,如果你早一点标记他或许还会好一点。
我看过他的眼神,喜欢是有的,可要说爱,那可能还真算不上。喜欢和爱,可差太多了。
他才多大啊,说不定他以为自己这就是在爱你。

我找不出任何话语去反驳他。因为事实上,我自己都不确定。

老岳的这番话忽然让我想起了黄明昊。

那么黄明昊的,是爱吗。
如此看来倒更像是求不得而酿成的偏执。

那他们又会走多远呢。
不过这也不再属于我的思考范围内了。

0.

我已经太累了。

END.

评论(24)

热度(151)

©予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