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大户的爱情故事

不上升真人
土味很浓的一个无脑小甜饼
xjb写
不是农农的视角农农不是居🐖辣😂
ooc都是我的
你萌可以随意diss我 我心大
所以求评论【你
谢谢大噶

01.
我是卜凡家里养的一头猪。
我应该算是卜凡家里养的一头比较特别的猪。
因为我不住养殖场,我自己在院子里有个棚。
卜凡特意给我搭的。
每回他一有什么不能说给别人的心事,就会蹲在我的小门前跟我说。
虽然我也不咋乐意听就是了。

02.
卜凡是土偶村里的养猪大户。当然也可以算是村里的半个钻石王老五。
可惜村里没有一个小姑娘愿意跟他谈对象。
卜凡自己都不知道因为点儿啥。
卜家二老成天唉声叹气骂卜凡不争气,说卜家这么好的血脉没法儿传宗接代。

03.
我想我大概可能应该知道那么一点儿是因为啥。
村里这帮小姑娘每回路过卜凡家院子门口的时候,总要压低声音满脸惊恐地跟同伴说,
哎,那个谁,你瞅,就这家。养猪dei,挣老鼻子钱啦。结果老大都要奔三卡,还是娶不到媳妇儿。你猜咋地?
同行的小姑娘也会同样压低声音惊恐起来:啊,咋地呢?
这家老大吧,长得贼凶。好像以前也是有过媳妇儿dei,结果家暴,把人吓跑啦。
然后一起摇头咂嘴,叹世道不公人心不古。

04.
但是就这一点,我觉得我得为我的饲主开脱一下。
卜凡没娶过媳妇,更不可能有过家暴,他只是长了张家暴脸而已。
他除了偶尔会有点像个呆比,经常爱叨逼叨唠叨个没完以外,其他好像还挺不错的。
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毕竟我又没见过他处对象。

05.
这天从村外头来了两个人贩子,贼眉鼠眼的,就奔着村里的大户人家去,一看就是打听好的。
但人家基本上都是要十七八岁的水灵灵的小姑娘当媳妇或者当儿媳妇,谁要城里来的大小伙子,一顿饭吃的比能干的活还要多,哪养得起。
卜凡是第一次遇到这事儿,心里软,把人买下来了。
用我好几头猪兄弟换来的,我指定是贼拉不乐意。
但我能有啥招儿,卜凡家里头说富也不富,值钱的也就那点儿玩意儿,剩下的除了猪,就还是猪。
卜家二老差点没打断他的腿,可那又能咋整,这可是活生生的人,也不能说不管就不管了。

06.
而且吧,卜凡见到那小伙子之后,就从像一个呆比,变成了真正的呆比。
明明那个城里来的都不用正眼瞧他,也从来不跟他说话,他还当个宝似的宠着惯着,每天跟我说这湾湾仔咋可爱咋好看,咋又不吃饭闹得他心直疼。
我真是为我那些牺牲的猪兄弟们不值。

07.
土偶村养猪一霸彻底被这个城里来的湾湾仔迷住了,迷得成天五迷三道的跟鬼迷心窍了一样。
也真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起来像个乖乖崽的小孩儿,是真能作妖整事儿,整一出是一出的。
这不嘛,出逃了。
真是的。大晚上的,不让人省心。

08.
土偶村东南西北前后左右全都是山。走山路,但不好走。城里人也不比山里人有经验,山里人就算迷路了摸索着还有出来的希望。
这小兄弟咋可能出得来。
最开始卜凡发现这湾湾仔不见了的时候人都差点疯了。
这山里啥没有啊,豺狼虎豹的,城里娇养大的小孩,可能几条野狗就能要了他的命。
这小孩儿八成是回不来了。我寻思着。

09.
结果当天晚上,人找到了。
据说是卜凡挨个山头挨个山沟找的,晚上太暗看不清路,一脚踩空了差点把腿都摔折他。
回来的时候卜凡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头发上挂着好些树枝杈子烂树叶子,而小孩几乎是毫发未损被卜凡搂在怀里,还披着卜凡宝贝的不行的那件貂。
我觉得现在他最宝贝的可能是这个湾湾仔了。
好家伙,这么一瞅,这小孩儿还挺高,没比卜凡矮多少。
以我的角度来看,他脸上似乎是写着不自在,或者,还有那么一点点不忍心疼?
也可能是我看岔撇了。
每回小孩出逃卜凡都废了好大力气才给他找回来。这么跑了几回,这小孩终于消停了。
估计也是跑累了,也跑不出去。

10.
说一件对卜凡来说值得放烟花炮竹庆祝的喜事,陈立农终于肯正眼瞅他了,还肯跟他说上那么几句话了。
喔,那个城里来的小孩叫陈立农。
基本对话大致如下:
陈立农:卜凡大哥,你能不能让我回家?我很感谢你这些天对我的照顾,可我不能一直留在这里,我家里人会担心我的。
卜凡挠挠头,傻兮兮的:可是,可是你是我花了很多钱赎来的啊。
陈立农:多少钱?我会还给你的。
卜凡:我不要钱……
我只想要你。
哦,这后半句是我自己个儿补充的,因为我看他当时那表情,就像是要说这句话。
如果我猜错了……不对,我应该没猜错。

11.
啧啧。
连我也开始忍不住摇头咂嘴。
卜凡要是把对待陈立农的一半耐心关注细心体贴用在村里的那帮小姑娘身上,再凶的家暴脸现在也能抱个大胖小子。
唉。卜凡这个大呆比。

12.
卜凡跟陈立农的关系好像越来越好了。
经常能看到卜凡在养殖场或者地里忙这忙那,陈立农就在旁边站着瞅他,偶尔会去帮帮忙啥的,也很快会被卜凡制止,让他到不晒的地方呆着。
小孩真挺白的,晒也晒不黑,脸嫩的跟能掐出水似的,整的我这头猪都羡慕。

13.
在这里我要实名开麦控诉一下我的饲主卜凡。
他居然,因为陈立农不愿意吃饭,一整天没想起来给我拌食儿吃。
我就说城里来的小孩肯定过不惯咱们农村的生活,人家搁家成天大鱼大肉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能跟你一介粗人一起吃苞米窝头喝大碴粥?人家精致得还有啥开胃汤饭后甜点,就咱这小地方,能比吗?
说啥想家吃不下饭,都是矫情,惯的毛病。

14.
不过陈立农确实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着,卜凡的笑脸也随之开始减少。
这时候我才明白了,可能人真的是想家想到吃不下饭。
毕竟人饿急眼了可是啥都能吃的。
陈立农却没有。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瘦成那样也怪让猪心疼的。
卜凡说,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太能读明白这句话里藏了多少难过,反正听起来我都怪难受的。

15.
结果谁都没有想到,刚说完这句话,第二天,警察就来了。
也不知道是咋找到这的。
土偶村本来就不大的地挤满了人,都是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就跟没见过这么大阵仗似的,一个比一个闹挺。
不过我倒是真没见过。
卜凡差点因为涉及贩卖人口被逮捕,还是陈立农替他开脱免罪的。
警车早就在开到半山腰的时候就抛锚了,只好让卜凡和几个村民带着他们下山。临下山前把自己那件宝贝貂给了应该是同样宝贝的陈立农。
后来到底发生了啥事我也不太清楚,我也没法儿亲眼见到。只是卜凡回来的时候,瞅着脸色不咋地。

16.
卜凡哭了。
那个蹲下身我都需要仰视的卜凡,成天呆比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卜凡,面相看起来凶巴巴能吓哭一众小孩的卜凡,哭了。
他一边掉眼泪一边跟我念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农农刚来的时候还是夏天的尾巴,这转眼走的时候冬天都快来了。
山里边冬天还挺好看的,可惜不能跟他一起看了。还有狍子野鸭,贼好吃的,我还跟他讲过呢。
他真的是我见过笑起来最好看的人了,他长得也好看。村花算啥啊,不抵他的一半呢还。
他的眼睛真的贼好看,比咱这夏天夜里头的星星还亮。
他说话是不是贼拉可爱?他说这是台湾腔。台湾是哪儿啊,等啥前儿有空了,我想去他家那边儿玩。
他力气其实还挺大的,我都没想到。不过我不喜欢让他干活,怕他累着,我心疼。
他刚走这一会儿我就想他了。我一个大男人,竟然还离不了一个男的。
……
还说啥了,我记不太清了。
我只记得陈立农笑起来的确挺好看的,卜凡哭起来是真丑。
丑到我再也不想见到了。

17.
卜凡是个没什么文化的粗人,也没读过书,说的都是些粗话,翻来覆去也就那几个词。
但那天他说的,是我听过最美的话。

18.
陈立农刚走的那段时间卜凡挺低迷的,猪也不养了农活也不干了,整天躺在炕上啥正事也不干。
卜家二老真是恨铁不成钢,说一个大男人没出息成这样。
其实我觉得这也不能怪他。
真的挺难受的,我能感觉得到。
后来卜凡总算是能下地干活了,却也总是凝视着某个方向发呆。
唉。卜凡这个大呆比。

19.
在我都开始对卜凡恢复正常这件事慢慢失望的时候,陈立农回来了。
其实我也没啥文化,没啥好词可用,所以形容不出他们的重逢。
但我在卜凡脸上,大概是能看出啥叫做喜极而泣了。
我想陈立农还是舍不得的,毕竟卜凡对他那么好。
我现在也有些语无伦次吧,反正挺好的就。
看着他们整的我都有点想哭了。

20.
卜凡问陈立农怎么回来了。
陈立农脸挺红的,支支吾吾说不出个因为所以来。
他没回答卜凡的问题,说,你要不要跟我去见我的家人?
卜凡挠挠头,不懂啊,为啥要去见你家里人?
陈立农小脸更红了,傻呀你,见家长的意思。
这回卜凡脸也红了。

21.
不过说服卜家二老还是挺困难的。
开始的时候老两口把话都说死了,说这事没门儿。
最后二老见俩小孩低着头闷不吭声地跪在他俩面前,还是心软了。
卜父拿着烟斗的手都是抖的。这下可真是没法儿传宗接代了。
可那又能咋整啊,他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儿子的幸福才最重要的嘛。

22.
两人走到这真挺不容易。
其实所谓爱情,大概也就是这样的吧。
就是如果卜凡再不收敛一点再成天白日宣淫我可就要实名开麦举报了!

END.

评论-34 热度-169

评论(34)

热度(169)

©予澄 / Powered by LOFTER